东游旅行网 繁體版
首 页 ----- 目的地指南 旅行百宝箱 我的东游 东游社区
登录注册  
网友交流
照片发表
游记发表
热点推荐
自助线路
驴友沙龙
携手出游
结伴同游
聘请导游
自驾出游
评价一下
宾馆点评
景区点评
餐馆点评
娱乐场所点评
     服务台
社区管理
网络查错
社区说明
网友查询
 
滇西北游记转 作者:xezwdemcc  发表时间:2007/3/15 13:24:00

滇西北游记



黔桂之西,川藏之南,有一片如明珠般璀璨的土地,这就是中国西南的门户——云南。在这片土地上,有如织如画的自然风光,也有灿烂辉煌的文化景观。而地处青藏高原南麓的滇西北,更以其雄伟奇丽的山川、独特悠远的民族风情,令人神往。



泸沽湖风情



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在丽江坐上了客运中巴;在夕阳将落的时候,我们翻过了最后一个山头。下山一转弯,泸沽湖突然呈现在面前,刹那间,我们唯一的感觉就是震惊。夕阳之中的泸沽湖宝石般镶嵌在群山之中,一道山脊从东面直插入湖心,象一头苍龙将头埋入水中汲饮甘泉。湖水倒映着云霞、天光、山色,晶莹碧透,几乎使我们怀疑这是在人间看到的景色!湖西的岸边,散布着一些少数民族的村落,这就是著名的摩梭人世居的家园。

暮蔼之中,我们怀着兴奋、好奇的心情,住进了湖边的摩梭村庄。临湖的摩梭人家几乎都设有客房来招待游客,吃住都很便宜。而且就在湖边,随时可以领略不同时候的泸沽风光。

第二天,我们乘上摩梭妇女划的猪槽船,徜徉在湖水倒映的蓝天白云里。泸沽湖水真可谓纯净透彻。在岸边可以清晰地看到水面十米以下的水草从湖底长出,随波飘动的情况,宛如在空中缆车观看脚下茂密的森林。但泸沽湖也很深,划出不远,湖底的水草就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浓得化不开的翠绿。在湖心,远望着西北白云缭绕的狮子山,轻抚着船行翻起的波浪,迎着时来的微风,听着摩梭妇女那清亮的歌声,无论是谁,不管对自己的嗓音如何没有信心,都会跟着一起哼唱。尘世的烦恼在歌声中飞散,心灵的灰暗在微风中消逝,仿佛能体验到《金刚经》中“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的那种境界。

山水风光固然秀美绝伦,然而最让人好奇的还是这里摩梭人的民族风情。这里世代实行着“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制。男方的伴侣叫“阿夏”,女方的伴侣叫“阿注”。 “阿注”只是晚上到“阿夏”家中过夜,清晨即走,有了孩子,也归女方抚养,男方没有什么责任。在这种婚姻制度下,家庭是由血缘为纽带的母系亲属组成,女性的地位就很高,通常一个家庭最年长的妇女就是家中的主管。虽然这样,摩梭妇女还是承担着极大部分的劳动。我们住的摩梭人家有好几个兄弟姐妹,但我们只看到几个姐妹整天忙里忙外,不但要照顾我们,还要照顾全家、干农活,从早上六点一直做到晚上。一次我们看完篝火晚会,已是深夜十一点,回来看到她们在门口放两个烧烤的炉子,等着来吃夜宵的客人。客人通常很少,她们自己就围着炉子烧烤,这大概是她们一天最轻松惬意的时候了。我们忍不住也围坐上去,一边烧烤,一边和她们聊天。当问到只有十五岁的小妹有几个“阿注”时,她笑着说一天一个,我们都大吃一惊。慢慢才了解到对摩梭人来说,可以同时有几个“阿夏”或“阿注”,而且越多就越有光彩,小姑娘是在特意夸大。不过,随着社会开放,一般来说“阿夏”或“阿注”比较固定,双方的来往也多起来,对孩子男方通常也担负一定的责任。

这里的篝火晚会原来是为了摩梭男女相互了解的场所,而现在已经是摩梭人为游客准备的一个节目。在天幕星光之下,摩梭青年穿着漂亮的民族服装,围着篝火跳舞、唱歌。在摩梭青年热情的邀请下,很多原本旁观的游客也加入到群舞的行列,使得整个会场有如节日般的欢快气氛。到最后,往往分成摩梭人一边,游客一边互相对歌。摩梭姑娘小伙不但嗓音出色,而且从本族民歌到最新的流行歌曲,无不通晓,游客往往败下阵来。我们只看到一次,几个东南来的老人唱福建民歌时,他们才对不上来。看着他们诚挚的笑脸、艳丽的服装、协调的舞步,听着他们质朴的话语、纯亮的歌声,我深深体会到“一方山水养一方人”这句话的含义。

由于要赶路,第三天的凌晨我们就离开了泸沽湖。走的时候天还没亮,星光满天,一轮弦月高挂苍穹,整个泸沽湖和摩梭村庄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显得那样纯静和谐。我突然有点喜欢起这崎岖的山路,但愿这重重大山能为我们永远保存住这份纯静和谐。再见,美丽的泸沽湖。



穿越虎跳峡



虎跳峡,号称“长江第一观”,位于丽江和中甸之间。关于虎跳峡,还有一个优美的传说。传说,金沙姑娘在巴颜喀拉妈妈的指示下,到东海为青藏高原祝福。流经横断山脉时,这里的玉龙喜欢上了美丽的金沙,就和他的兄弟哈巴带着银山挡住了金沙姑娘的去路。可这并不能改变金沙姑娘的志向。聪明的金沙在他们面前轻歌曼舞了七天七夜,趁玉龙、哈巴进入梦乡时,奋力劈开银山,一路东去,再不回头。玉龙、哈巴醒来,懊悔不已,终日在那儿长吁短叹,最终变成了玉龙和哈巴两座雪山,永远伫立在虎跳峡的两侧。

美丽的传说和神奇的景观吸引我们一清早便迫不及待地坐上了中甸去丽江方向的中巴。大约三个小时就到了虎跳峡镇(以前叫桥头镇)。在虎跳峡镇换车,沿江而下九公里就是上虎跳。司机是当地人,却深谙国内外形势,一路上和我们大谈科索沃危机和台海风云。颠簸的车厢使我们联想到南联盟的中国使馆。路旁边就是金沙江,平平缓缓地流着,出人意料。据说从“长江第一弯”石鼓到临近上虎跳,她都如此平静,仿佛是传说中金沙姑娘七天七夜的轻歌曼舞。江的对面,就是玉龙雪山。山峦叠嶂,最高一层的雪山顶上云雾缭绕,大概是因为玉龙不忍看到金沙的离去,以纱遮面吧。望着这平静的水面和高峻的山峰,我不由地感到期待和紧张。

不一会,我们就到了上虎跳。一下车,就听到了谷底传来的巨大涛声。凭栏而望,只见江心矗立着一块菱形大石,将江流分成两半,加上突然的落差,平静的江水在这里突然变得汹涌激烈,如无缰烈马般横冲直撞,奔过上虎跳。江中的这块巨石就是著名的虎跳石。传说有一只猛虎凭借此石跳过大江,整个峡谷也由此得名。沿梯下到谷底,江水就在几米下汹涌而过。玉龙的长叹化作了阵阵山风,在峡谷中回荡。江流抛起的水珠随山风不时扑面而来,涛声震耳欲聋。看到这番景象,我才明白那么长时间的平静流水,都是为了在虎跳峡发出威力无比的破壁一击而进行的力量积蓄,那涛声正是金沙姑娘振臂一击时的必胜怒吼。老子曰: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我想,此番景色就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解了吧。

许多游客在看完上虎跳就离开了,而我们的目标是整个虎跳峡,前面还有中虎跳、下虎跳在等着我们呢。在附近的饭馆里精简装备,寄了两个行李后,我们沿公路继续向虎跳峡深处走去。这条路以前只是一条半山小道,现已开辟成简易公路。一路过去,除了偶尔遇到几个背着登山包的老外和背着背篓的山里居民,绝少人车,只有几百米下的金沙江和哗哗水声不知疲倦地陪伴着我们。对面玉龙山峰距江面两千多米,一路过去都是黑黑的峭壁;而我们这一边的哈巴南麓则地形多变。忽而是陡峭的山壁,站在山壁边往下观望,一直流到上海的金沙江依然浪涛滚滚,险滩不绝。耳边只觉得山风呼啸,人仿佛随山风一起摇摆,着实令人胆战心惊;忽而是舒缓的山坡,山坡上多种有庄稼,偶有山里人家,闲步其间,倒有些“悠然见南山”的感觉。雪水聚成的飞瀑不时从山壁上蜿蜒而下,虽然这些飞瀑摇曳多姿,但它带下的山石和对山体的浸润却是我们潜在的威胁。我们不时地看到山石上写着“前面落石区,危险”、“前方车辆不可停留”等警告语,后来才知道整个山路上被石头砸死砸伤的事经常发生。

就这样走了约九公里,我们看到路边有一个小石板。上面写着,有小路可直达江边,可看到中虎跳的绝佳景色,但必须有向导带领,向导在前一公里处,费用由游人根据景色满意程度自己决定。出于对人和对景色的好奇,我们找了过去。一公里外的山路边果然有一幢平房,屋里一个纳西族老太太看到我们就说:“来找向导吧?我去叫。”她走到山坡上,亮开嗓子叫了起来,然后对我们说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我们又走了回去,在原来的石板处,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她就是向导了。小路就在石板旁,刚开始还可以,但没多远就变得又陡又滑。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一直骨碌到谷底。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有路,甚至是九十度垂直上下,全靠向导在前面指引。两边的草和树这时就成了我们的拐杖,向导也不时地提醒我们有些树干上有刺要小心。七转八弯地来到谷底,还要爬上江边的乱石堆,才看得到江水。这一次金沙江离我们比在上虎跳时更近,就在乱石的下面流过。抬头而望,两岸山壁更显高峻,在这里才有在深深峡谷的感觉。前面不远处,有一道中断的山脊,象一个没有门楣的巨大石门,江水劈门而过。门中间有一块状如竹笋的大石头,周围礁石密布,江流曲折宛转,但去势更急。这里虽然没有上虎跳的壮观,但险峻奇诡过之。看着这座石门和石笋,我们都觉得有些眼熟,向导介绍说,这儿就是印在门票上的景观。掏出票来一对,果然如此,我们不禁相顾点头,均有不虚此行之感。

从谷底爬上来,我们累得直喘气。向导便邀请我们去她家。因为是顺路,我们也确实需要休息,就一起走了一公里到她家里。我们付了五十元作导游费,还出了十块钱买了她两瓶矿泉水。向导说矿泉水四元一瓶,我们就说不要找零了。她好象有些不好意思,拿了一大盆自家种的大核桃给我们吃,还让我们带走。吃着核桃,看着哈巴山上的夕阳,我突然想到我们今晚准备过夜的地方——核桃园村。

虽然中虎跳的探险非常值得,但毕竟花费了我们很多时间和精力。在渐落的夕阳中,我们慢慢走完了到核桃园村的四公里路。核桃园村座落在一个大缓坡上,被庄稼和树林包围着。核桃园村当然有核桃树,但我们感兴趣的还是这里的两家小旅馆。本来我们想住在山泉旅店,可听说那位澳大利亚的老板娘很凶,于是决定在另一家山白脸旅店住下。通常,到这儿来的都是外国人,所以旅店收拾得很干净,同时备有中西餐,还有热水洗澡。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算是天堂了。吃完一顿中西合璧的饭菜,洗完一个不算很热的热水澡,我很快就想到了可爱的床。房间的窗户正对着隔江的玉龙雪山,等我上床时,窗外已是漆黑一片。我轻轻说了声:明天见,玉龙、金沙,便倒下沉沉睡去了。
  
 


如果您想把这篇游记推荐给您的朋友,请输入他(她)的电子邮件地址和姓名:
EMAIL     朋友姓名


如果您想对这篇游记评分并发表自己的见解,请按这里  
网友评分: 尚无会员评分 浏览次数:5698 投票人数:0  
       

     

关于东游 | 东游动态 | 广告服务 | 招聘 | 东游卡 | 网站联盟 | 代理商 | 关怀计划 | 天气预报 | 邮箱 | 社区 | 网站律师
酒店预订 | 电子地图 | 列车时刻 |
沪ICP备05060570号-85Copyright © 1999- eastu,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5637号